登陆注册

 

当老师拿起相机—专访湘西摄影人尹忠
发布时间:2015-09-15     作者:练籽希     浏览:677

从事人文地理类纪实摄影十余年,主要拍摄湘西及黔东南一带沅水流域的民俗风情,作品散见于《中国国家地理》、《华夏地理》、《人民画报》、《中国摄影家》、《中国科学探险》、香港《中国旅游画报》、《中国摄影报》、《人民摄影报》 等数十家媒体。



练:练籽希

尹:尹    忠


练:尹老师刚接触摄影的时候,哪些前辈对您有较深的影响?



尹:我之所以能够走向摄影之路,之所以能够进行民俗这方面拍摄,主要和一些前辈的引导有关。我生活的湘西洪江古城,这十多年来吸引了湖南乃至全国的很多摄影大师来此摄影。像北京的鲍昆,康泰森,叶大卫,周一渤,西安的石宝锈,上海的陈海汶,还有在北京发展的我们湖南的一个青年摄影家颜志雄,他是几次奥地利国际摄影大赛金奖获得者,中国国展最年轻的评委。他当评委的时候不到三十岁。我有机会和他们接触,能得到他们的教诲,这对我来讲是一个观念的洗脑,知道了什么叫纪实摄影,便也开始尝试着这样去拍了。



练:他们在摄影上对您有什么影响?



尹:主要是摄影观念的更新。当时才拿上相机的我,他们不仅是手把手地教我怎么摄影,包括构图呀、光影呀、瞬间呀,以及后期的常识,更重要的是传授纪实摄影的观念。湖南的摄影家熊汉权,《中国摄影》杂志在十余年前连续几期刊登他拍的钢铁工人题材,在当时影响是很大的。还有欧阳星凯,他专门拍了洪江这个专题。有一年国庆节他到洪江摄影,我当时准备买相机,有幸跟着他几天,看他拍,才知道,哦!纪实摄影是这样拍的,他每家每户去拍,拍老百姓的生活,老百姓的穿衣吃饭、老百姓的劳动、老百姓的休闲、老百姓坐在一起打牌聊天,他都拍进来了。



练:您认为近来国内人文摄影圈怎么样?



尹:我感觉十多年来国内对纪实摄影的大讨论和大争论已经影响到很大一部分摄影人,大伙儿开始由过去的沙龙摄影关注到纪实摄影。现在是数码时代,全民摄影,新人不断涌现。



练:您比较欣赏哪些新人?



尹:对外面的我不太熟悉,对湖南的我比较了解,比如年轻摄影家杨抒怀,这次在大理国际摄影节得了亚洲先锋摄影师银奖。他是潇湘晨报的记者,专门拍新闻、纪实,其作品曾经几次获得金镜头奖——中国新闻摄影最高奖。这次他在大理国际摄影节获奖的作品是《上帝给了我一张沙发》,反映的是晚上十一二点钟,长沙魅力时光酒吧里的一个沙发,形形色色的人物在沙发上的各种动作和表情。你像他的话,这回作为亚洲先锋的获得者,本身证明他的成就,我就感觉他的思想,由过去单纯关注新闻,到现在关注身边的生活,关注他生活的长沙,生活的都市,关注都市青年人的生活状况,一种迷茫、一种困惑,就是通过一张沙发,通过半夜十二点各种各样人在沙发上的表现,展现现在社会上的人生百态,我觉得就是现在的一种纪实,是值得我们大家学习的一个标杆。



练:您对国外的摄影有什么认识?



尹:国外很多摄影师从小处入手注重细节,他要通过小,能看出大来,国外摄影师的专题很厉害,他从一个角度来拍,中国人长期以来就是大,越大越好,什么都想要,反而空,没东西。国外的理念是小,小到一个家庭,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人的命运其实是反映社会和国家的命运,现在很多国内的摄影师已经开始接受这种观念,开始注意拍小,但小中一定要能够见大,普通人的生活,其实就是一个国家所处的社会阶段,也是大家需要认识的阶段,反映这一阶段的照片才有市场,才有生命力,才有价值。



练:您对器材有什么看法?



尹:器材仅仅是摄影师手中的工具,就像练武一样,相机就是你手中的刀枪剑戟,不管用什么,你可以把它用到极致,用到极致以后,天下无敌,就像武林高手拿着一把折扇都可以杀死人。我看到很多摄影大师也就只用一台小数码相机,扫街很快。你看那张经典的东方之星,就是人家长江日报记者陈卓用手机拍的(下图),然后全世界各大通讯社都在转载,所以关键是镜头后面的头脑。




练:您先后用过什么相机?



尹:我的第一台相机是尼康D70S,用了6年,很多史料性的照片是用它拍的,现在用再好的相机也拍不到了。后来换成尼康D700。



练:为什么选尼康呢?



尹:尼康比较实用,在我们那里用尼康多一点,有时候好交换镜头。



练:您通常是怎样去和拍摄对象沟通的?



尹:这点好沟通,我以拍身边的图片为主。生活在本地(洪江本身就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地方小,大家互相之间都认识,我们拍他们都是无障碍的,很容易沟通。整个湘西包括黔东南的的人,民风都很淳朴。没有大城市那种人与人之间的相互防范,属于一种开放的、相互信任的状态。中国传统社会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在我们那里,很多乡村夜晚肯定会闭户,但白天门都是敞开的,主人出去了,不在家,但大门都是敞开的。这种敞开的现象其实是一种敞开的心态。所以我们能够走村串户,能够到每一家每一户这样走,都没关系的。外来的摄影师来洪江每家每户走,主人家会留下你喝杯茶、吃顿便饭,有一年过年的时候北京有几个摄影家来洪江,大伙儿是空着荷包出门拍片、抱着一大堆吃的回家,都是好客的洪江人送的。

当然现在恼火一点,游客越来越多,从某种程度来讲,对他们生活是一种干扰,会造成一些不便。这种变化其实是我们摄影人应该注意担当,注意记录的。其实记录现实就是留住历史。所以我们拍,包括外面人到洪江来、甚至湘西黔东南拍,我们也是这样,我们基本上拍照时很顺利的,没受阻拦、没受排斥。但有一次我到上海去拍老胡同,我就感觉,你一举相机,他要么是挡着不准你拍,要么是转过去不配合,你只能偷拍。我们在湘西、贵州、广西、在少数民族、村寨、老城老镇里拍,随便你怎么摆弄相机,可以他做他的活,你拍你的照。


尹老师在小金县向花村采风  练籽希/摄



练:这是现代和传统的一种差异。



尹:对,从传统文化来讲,流传下来的遗风,还是有好的地方。现在大城市的生活,门都搞里三层外三层,锁都要搞电子锁、指纹锁,完全和夜不闭户那种开放心态是两回事。



练:现在沅水流域也正处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如您刚才所说的一些传统的、美好的东西真的会消逝?



尹:这不仅仅是沅水流域的变化,其实是整个中国现代化的缩影,当然,相对来讲沅水流域的变化要滞后一些、跨度要大一些。作为我们摄影人来讲,我们就有责任,把它记录下来。这里面其实有很多故事,有矛盾就有故事,有冲突就有故事,确实有很多可拍的东西。



练:十余年的拍摄中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尹:我非常荣幸地拍到沅水的放排,当时沅水的木材是在山上砍了,捆扎在一起,做成竹筏、木排,放排人站在木排上,操控木排顺水而下,运到下游地区做重要的建筑材料,所谓栋梁之材,大多就是湘西、贵州产出的杉木和楠木。沅水的放排,自明朝永乐年间就开始了。我十分幸运,2006年10月份,跟着放木排的跑了一次,拍他们下滩的情景,木排冲滩卡着了,非常危险,拍他们撬排,在漩涡里找方向,下午两点被困,晚上十二点才脱险。后来水电站的修建,阻拦了木排的运行,那次是沅水流域最后一次放排。洪江放排最兴旺时有一个描述:见排不见水、见船不见江。


沅水放排

先后被《中国旅游》杂志、《新旅行》杂志、《湖南旅游》、《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刊登。

尹忠/摄



练:一些杂志时常刊登你关于古镇的专题,图文都是您的。



尹:对,我自己拍自己写的



练:那不光是在摄影上面,您对当地的文化还要有一个系统的了解?



尹:对,这是相辅相成的,只有懂这个文化,才能拍,要了解当地的历史,甚至还要能预见它的未来,才能知道其价值所在,才能拍好它。


游览武侯祠时拍摄汉代说唱俑  练籽希/摄



练:您的主要拍摄对象是沅水流域的民俗风情,请问您怎样看待沅水流域的现状?



尹:沅水流域正好处于中国第二阶梯和第三阶梯的交界过渡地段,穿越云贵高原、雪峰山和武陵山区,数千年以来汇聚了多元民族文化,例如五溪文化、楚文化、巫傩文化。到了21世纪,随着交通的改善,长期以来处于贫穷状态的湘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迅速融入现代社会,并逐步抛弃了传统的生活习俗、文化。大家都想过上现代生活,这就造成激烈的矛盾和冲突。从很多传统文化的守卫者来讲,他就可能有种失落感,感觉是不是留着原来传统的东西好;从旅游的角度看也是这样,大家来到湘西来肯定想看到传统的生活、文化、民居,也就是现在习大大讲的“记得住乡愁”;作为年轻人,他又不这样看,你比如说外面的沿海地区,富裕地区,他能够过上现代生活,我为什么还要过传统生活?你比如说穿衣服,我过去要手绣,一针一线,绣件衣服,几个月,甚至一两年,穿着又不方便,现在穿着T恤衫,多方便,多时髦。这里面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传统和现代的文明的冲突。

现在整个湘西的城镇也是这样的,这是一个大拆迁,大建设的时代。农村城镇化,城镇现代化,它在搞建设,修水电站,开矿山、工厂等等,占用耕地,造成传统村落的消失。我用十年时间拍了一个湘西的古镇,记录了这座古镇消亡的全过程,这座古镇叫托口。原来拍的托口古镇,真的就像沈从文笔下三十年代的沅水,还保留着那种原始状态,有很老的青石码头,有长达一两公里的几百年的民间吊脚楼,都是青石老街。这样一个七八千人口的小镇,却因为修托口水电站,在2014年2月份,蓄水发电,整个古镇就完全被拆了,村里的人都搬到后山开了新镇,现在新农村建设,统一规定修现代化的四层洋楼,新镇又没有把原来古镇的风貌保留,托口古镇就这样消失了。我是从2006年开始拍的托口古镇,拍到今年刚好第十个年头,亲眼见到古镇的拆迁、消失、老百姓搬到新城(后的生活状态),感触很深。到(拆迁)现场就和到了当年汶川一样,一片废墟,断壁残垣。



练:但这废墟一个是自然的,一个是人为的。



尹:对头。



练:传统总会消逝,您是想用照片把它记录下来?



尹:对,我就想能把历史凝固下来,我拍下现实,其实是凝固历史。


2008年09月14日 我站在开了一家餐馆的王雪峰家阳台俯瞰托口清水江边的吊脚楼码头船只。

托口清水江畔河床开阔,水流平缓,碧水青山环绕。明清以来是南方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直到今日还沿袭着传统的河街商贸交易。 

尹忠/摄


2013年11月,托口老街残垣断壁。托口古镇老街古朴安详。曾存有商号、店铺、作坊、豪宅、会馆、祠堂等建筑约三百多栋。

尹忠/摄


2012年7月11日下午,托口这座有五十多年历史的剧院开始拆毁。

一直居住在这里的90余岁的杨思沅老太太,是当年小镇上汉剧团的当家花旦,此时和邻居呆坐在长凳恋恋不舍。

我拍下这张照片十余分钟以后,老太太被房梁上掉下的木条打伤住院。

尹忠/摄



练:请问尹老师对纪实摄影初学者有什么建议?



尹:这个我觉得你真的作为年轻人拍纪实来讲,要想拍好纪实,首先得行万里路,要深入生活,要接地气,第二点就是要多读书,读万卷书。要有丰富的阅历,深入了解历史文化,才能够对现在生活产生一个正确认识,才有预见性,另外上升到更高来讲,要懂哲学,要能够了解一些宗教,有的时候要知道事物的发展和变化,这样拍的作品才有一定的深度,才有说服力。还可以经常浏览一些摄影网站,比如北京的四月风,很多中国的纪实摄影家都活跃在那里。要学会利用互联网,很多有价值的摄影理念都可以从网上获得,这几年新浪,腾讯等门户网站做得很好,成都的远流也很不错。很多优秀的摄影师也活跃在网上,互联网让我们可以很方便地交流。




尹忠作品


洪江草龙拜大年

2012年2月发表于《中国国家地理》电子版杂志且被该杂志作为电脑桌面推荐。

2013年9月入选湖南省委宣传部、潇湘晨报组织的“湖南省文化周”赴台湾展出并刊登在所出的画册。

《草龙舞春》专题组照发表在2014年《中国之翼》第二期。


天井    荣获2012年雪花杯古建筑大赛湖南赛区银奖


除夕年夜饭


年祭


悠闲洪江人组照之一


悠闲洪江人组照之二


悠闲洪江人组照之三


悠闲洪江人组照之四


黔东南侗族新娘服饰


湘西凤凰禾库镇集市,苗族老太太试穿新衣


湘西傩技——口咬活鸡


赶秋节举行祭祀活动,苗族巫师祭坛作法


看龙舟赛


芭莎苗寨之晨


神山国旗红  摄于小金县老牛棚子


拍不完的小金风光



“镜头里的小金”摄影大赛,征稿火热进行中!!!


     

    摄影穷三代?NO!奖金30万,You can you up!

    没有好相机?    —— 没关系!手机也行。

    没有专业技术?    —— 没关系!我们只看效果。

    只要拍得好,奖金就归你!!!


    征稿时间:2014年10月17日-2015年11月30日

    投稿地址:jtldxj@foxmail.com

    更多参赛详情,请点击http://www.yuanliuwenhua.com/syds/查看!



    撰文:练籽希

    编辑:尚嫣苒  夏渠江



版权声明
远流文化原创作品,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信息。




评论(0)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全部评论(0)

分享

 

联系方式

电话:028-87016115
Q  Q:1799751744
邮箱:yuanliuwenhua@qq.com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武阳大道一段550号金林俊景2-2-401

Copyright © 2014 yuanliuwenhu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远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